牛大丑风流记69


时间:2020/10/16 14:31:49

(六十九)逢源

? ? 银白的悦目的灯光下,大丑与小雅并坐在床边。大丑心潮起伏,思绪万千。春涵的影子在眼前晃来晃去,使他提不起精神跟小雅快活。

? ? 小雅羞答答地低着头,脸上带着羞红。一个在校的女生,一个未婚的姑娘,跟一个男人同房,想想真是羞人。但男女做爱的乐趣也给人奇妙的感觉,使人留恋忘返,至死难忘。

? ? 小雅以兴奋又羞涩的心情等着大丑火热的动作。像一朵鲜花等着雨露的滋润。她等了半天,沒有动静。转头一看,见大丑一脸的呆相,痴相。她以为他在装相呢,为了给她一个新感觉。

? ? 小雅不再犹豫,反正俩人早有夫妻之实了。便主动投怀送抱,两条玉臂紧紧地勾住大丑结实的脖子,多情的美目半眯着,如梦如幻,嘴里娇声唤着:“大丑哥,抱抱我。你有一周沒抱我了。我要你

抱抱。”

? ? 大丑勐然一惊,这才意识到有点失态了。小雅是女友,一直对自己一往情深。自己在最失意的时候,別人厌之如臭肉,远而避之。而她和她的母亲,哥哥却像亲人一样对待自己。那种来自内心的真

情与温暖,在大丑的记忆上留下烙印。令大丑觉得这世上还是好人多。并燃起了他对这世界的希望与信心。他才能勇敢而坚强地活下去。

? ? 大丑暂时放下心事,伸臂搂腰。小雅调整一下自己,面对面的坐在他怀里,将双腿盘在他腰上。同时,把火热的樱唇贴上来。把自己的柔情与热情奉献给老公。

? ? 大丑这时什么都不想了,想也沒用。他稳定一下情绪后,便吻起小雅来。像嘴痒似的,在小雅的小嘴上时轻时重的拱着,蹭着,磨擦着。感受着那里的柔软,清香,激情,稍后便吐出舌头,在小雅

的嘴上不停地舔着,每一寸都不放过。舔得小雅痒痒的,直想笑。

? ? 小雅是个懂事的姑娘,为使大丑的享受更全面,更彻底,她张开嘴,伸出香舌。大丑如获至宝,展开进攻。于是,两条舌头像两只可爱的小动物,在嘴外纠缠起来。你来我往,不依不饶,互不相让

。一会儿,你舌头进我嘴;一会儿,我舌头进你嘴的,战斗不止,亲热不休,口水声在这静夜里,房间内,时不时飘起。

? ? 大丑的手是不甘寂寞的。在上边大占便宜的同时,双手下滑,在小雅的屁股上抓弄起来。那里是圆润的,隆起的,温暖的,富于弹性的和诱惑的。虽不像倩辉,水华,小君,江浅浅她们有一张肥美

的大屁股,而小雅自有她的好处。正所谓春兰秋菊,各有所长。

? ? 大丑一手在两瓣屁股肉按摩着,轻拍着。还到腚沟里感受交界缐的痕迹的深浅。虽是隔着裤子的,大丑仍能感到那里激动与热情。大丑一手托着屁股,一手来到裤子上端,想沿缝而入。无奈缝太小

,手不得其便。

? ? 小雅是个很会讨人高兴的女孩子。见大丑受阻,便自己解开裤带,给大丑自由活动的空间。大丑如鱼得水,那只好色的手便从她后腰探入里边。伸入裤衩,直接捏弄水嫩的屁股肉。手指在腚沟里一

撩,便发现了那里的水灾。原来这可爱的小姑娘已经春情荡漾,春水涓涓了。

? ? 大丑连亲带摸的,搞得小雅气喘吁吁的,娇躯扭动不已。俏脸火样红,鼻子频频发出迷人的音乐,令人听了大爽。想不操她都不行。

? ? 一会儿,大丑放开小雅的嘴,在她耳边低语道:“小老婆,你下边出水了,需要抗洪。”

? ? 小雅喘息着,在大丑的脸上乱亲着,嘴里说:“都是你害的。老公,我要你救灾。”

? ? 大丑说:“咱们脱了吧,开始正式工作。不要浪费宝贵时间。咱们有几天沒干了,你想不想被我操?”

? ? 小雅贴着大丑的耳朵说:“我想,我想极了。同寝的女生们经常开些黄色玩笑,再不就谈论做爱的事。听得我脸红。她们还以为我是处女,什么都不懂呢。”

? ? 大丑微笑道:“哪知道,早让男人给贯通多少回了。”

? ? 小雅抡着小拳头在大丑后背上连击数下,骂道:“你这坏蛋,都是你毁了我。”

? ? 大丑问:“那你在床上躺着,想我时,下边痒不痒?”

? ? 小雅小声说:“不但痒,还会湿呢。那时候好想你趴在我身上,把肉棒挺进来。”

? ? 大丑笑道:“大湿人,咱们现在就挺进去吧。”

? ? 说着,放下小雅,两人各自脱衣。大丑脱个精光,小雅却留下三点式,让大丑亲手来脱。那种撒娇的模样,令大丑火冒三丈,急不可待。到底亲手把她变成原始人。

? ? 大丑保持原来的姿势,依然坐在床边。小雅和刚才一样,对面跨坐上来,肉贴肉的感觉真不一样,大丑好享受。灵魂飘动,色心激荡。

? ? 大丑轻搂小雅细腰,任其自由活动。小雅此时不再有什么顾虑,沒有思想包袱。大家早是自己人了,做爱多少回了。早视此事为乐事,沒什么羞耻可言的。

? ? 只见她单臂勾住大丑的脖子,双脚站床边,一手把住肉棒,一抬屁股,使武器对准,借着充足的润滑剂,把白屁股晃了几下,慢慢地把大丑的家伙吃掉了。

? ? 铁棒子一样硬,炉桶子一样热的家伙一进来,把小穴撑得满满的,风雨不透。最敏感的花心被龟头抵冲着,稍一活动,小雅便觉得自己的灵魂都被拨动了。全身的每一根神经,都像被弹琴似的,发

起美妙的音波,一个个音波都向自己冲来。这性的快感洪水一样淹沒了她,便她忘了女人平时所顾虑的一切。

? ? 小雅按着大丑的双肩,不停地扭动腰肢,摆动屁股,像要把肉棒夹断似的。嘴里啊啊地浪叫着,一对圆圆的奶子,起起伏伏,鼓鼓涌涌的,令人眼花瞭乱。大丑心醉,伸手抓住奶子,用心地玩着。

将它捏出可能捏出的形状,把奶头弄得硬硬的,挺挺的,像爱人的玩具。

? ? 他下边的肉棒,配合着小雅的动作,一下一下,虽不是快,但却坚实而有力冲击着小雅的美穴,每一下都顶着软软的一个地方,既让大丑爽得神魂颠倒,也令小雅浪得连哼带叫,什么好听的话都出

来了。这也难怪,多日沒有性爱,小雅的性欲一直压抑着。

? ? 本来,今天已经够晚了,那家饭店离这儿也不近乎,但她坚持要来。除了相思之外,也想着与老公来个盘肠大战,来个地动山摇,将性爱进行到底,不爽不停。其实何止是她呢,別的同学,凡是有

朋友的,也都找地方快活去了。无论男的,女的,在这方面都是有需要的。只是在人前由于各种原因的作用,大家都带着面具做人,夹起尾巴做人。大家都在做伪君子,心里明明是淫贼,嘴上时时刻刻

是君子。

? ? 小嘴张合着,屁股摇晃着,肉棒在红红的嫩穴里进出着,带出好多淫水来。飘着腥味的液体,在灯光的照耀下,闪闪生辉,是二人激情交战的证据。

? ? 这时的大丑不再那么温柔与被动。他搂住小雅的屁股,加大马力,狠狠地挺着,肉棒带着惊人的气势与力量征伐着少女的肉体。小雅激动不已,叫道:“大丑哥,你好勐,这几下让妹妹美死了。”

? ? 大丑大受鼓舞,想盡快摆平她。他站起身来,走出几步。小雅四肢缠在大丑身上,挺着小穴。媚眼如丝,桃红满脸,煞是迷人。嘴里喘着,浪叫着,把一个女孩子能迷人的态度都拿出来,男人不发

疯才怪。

? ? 大丑豪情万丈,果敢冲锋。只见他双腿微弯,托住她屁股,凶勐地抽插着,大量的春水沿结合处冉冉而下,无声地滴在地上,成为小小的一潭。

? ? 大丑动作缓和一下,问道:“小老婆,老公操得好不好?你被操得爽得吗?”

? ? 小雅浪笑着,性感的眼神注视着他,有气无力地说:“老公,你比楚霸王还厉害。快把小穴操穿了,我要被你操死了。”说着,朝大丑努努嘴。

? ? 大丑被夸,好不得意。他伸过头,响亮地亲她几个嘴儿,然后以加快速度又操起来,毫不留情,棒子如飞,仿佛真要把小老婆给操死一般。

? ? 这一阵的快插,持续不到一百下,便把小雅给推上第一次高潮。爽得小雅紧紧抱住大丑,嘴里大叫道:“老公,我爱你,我一辈子都叫你操。你操得我美死了。”

? ? 一股暖流浇在肉棒上,舒服得大丑直喘。他强忍着,沒有射出来。他觉得还沒有征服她呢。他认为只有征服她了,她什么才能听他的。征服女人,不只要征服她的心,这肉体上的作用也很重要。

? ? 他抱着小雅靠近床,小雅躺在床上。大丑将她玉腿扛在肩上,下身用力,肉棒又在小穴里发威。看那小穴,水光淋淋,把阴毛和屁眼弄得精湿。

? ? 大丑奋起神威,霍霍有声干着小穴,屋里充满各种声响。除了肉碰肉的啪啪声,插穴的扑滋声,大丑的粗喘声,小雅的哼叫声,还有大床的抗议声,这一切交织成性爱的交响乐。不但这房间被震动

了,好像连整个楼房都被摇动了。

? ? 凌乱的长发,迷人的眼神,绯红的脸蛋,张合的樱唇,颤动的肉体,起伏的奶子,这一切都是令人沉醉的因素。大丑在视觉上享受着这些,在触觉上,肉棒被小穴包得妙不可言。天下再也找不到第

二件这么舒服的美事了。

? ? 大丑耸动屁股,威风凛凛,把自己的激情发挥到极限。他在用实力来证明自己的厉害,证明自己是一个优秀的男人。他要让她心服口服。完全听命于自己,以后有什么事都好商量的。

? ? 大丑一鼓作气,又是二百多下,小雅的浪叫都变了动静。她受不了这么勐烈的攻击,那根大肉棒要把她操碎似的。她在此种情况下,又泄身一回。然后,她向大丑求饶,大丑巴不得这样。老实说,

他也有点累了。毕竟自己也是个人,不是铁打的。这几天辛苦了。

? ? 大丑又干了几十下,才把精华献给小老婆。然后,便趴在小雅身上不动了。小雅亲呢地抱住他,在他的脸上亲了又亲,像是嘉奖似的。

? ? 大丑翻身躺在旁边。小雅不依,将头枕在他的胳膊上,身子贴得紧。闭上眼睛,缓缓地喘着。她还沒有从刚才的香艷的镜头里脱身出来。刚才的情景真是太美妙了,简直是一首绝妙的好诗。要是能

写下来,一定是绝唱。

? ? 大丑问道:“吃饱了沒有?还想吃吗?”

? ? 小雅点点头,说道:“再吃,就会被撑死了。你还是省点粮食吧。你的粮食是有限的。”

? ? 大丑吹牛道:“咱这地好,有的是粮。你还怕沒得吃吗?够你吃一辈子的。”

? ? 小雅说:“只怕会有人跟我抢着吃。人一多,非把老公你榨干不可。”

? ? 大丑立刻想到春涵,想到她在隔壁,不由得心中一阵黯然。自己多想去陪她呀,可那样的话,又伤害小雅。这真是头疼的烦事呀。即使聪明如孔明,怕也沒什么良策。现在还不是大家在一块儿摊牌

的时候。现在摊牌的话,一定是两头不讨好。一定鸡飞蛋打。自己才不会那么蠢。

? ? 大丑说:“小老婆,你刚才好热情呀,只是叫声未免大了点,也不怕你春涵姐姐听见。”

? ? 小雅睁眼笑道:“人家是舒服嘛,也是因为爱你。春涵姐姐听见了也不怕。反正她也知道我是你女朋友。再说,她又不是沒谈过恋爱,备不住呀,早就不是处女了。她可能也那样叫过的。”

? ? 大丑一听,很不舒服。皱眉道:“真是瞎说。你春涵姐姐是谈过恋爱,可她还是处女呀。”

? ? 小雅望着他,微笑道:“你怎么知道?你又沒检查过。”

? ? 大丑一愣,急忙解释:“我是凭感觉的。再说,她那么高傲的人,能随便跟男人那样吗?”

? ? 小雅摇头道:“这就不对了。她再高傲,她也是女人。女人也有性欲的。女人是怕男人勾引的。像我,本来是个好姑娘,还不是让你给教坏了?现在只要隔段时间不做那事,心里就想,下边也会不

舒服的。老公,你不会笑话我吧。”

? ? 大丑说:“我怎么会笑你呢?你这话我爱听。不过,我可沒有勾引你呀,是我自己愿意的。別诬陷好人。”

? ? 小雅笑骂道:“你这坏蛋,还强词多理。该打。”说着,用小拳头锤了大丑几下。犹如抓痒一样的轻。

? ? 大丑仔细望着她,问道:“小老婆,你喜欢你春涵姐姐吗?”

? ? 小雅回答:“那还用问你吗?她可是难得一见的美女呀。再说,她那么要强,独立,自己能开店,闯天下,比我强百倍。不像有些女人,长得漂亮,只是花瓶,根本是沒用的。春涵姐姐是我见过的

最好的女人。我好崇拜她。”

? ? 大丑又问:“那你想和她在一起吗?”

? ? 小雅说:“怎么不想呢。我真想一辈子都跟她在一起。每次见到她,心情都很好。只是一辈子在一起,是不可能的。将来咱们结婚了,或者她嫁人了,还是要分开的。”

? ? 大丑缓缓说道:“你可以想个办法呀。世上沒有绝对的事呀。”

? ? 小雅望着大丑,狡黠的一笑,说道:“你问这些,这是什么意思?我知道了,你对她有野心的。老公,你不想要我了吗?”说着,又向大丑怀里拱了拱。脸上露出焦急愁苦的神情。

? ? 大丑亲亲她的脸蛋,安慰道:“小老婆,你永远是我的小老婆,我不会抛弃你的。我还要你给我生个好看小孩子呢。我哪敢对春涵有什么野心呢,即使有也沒有用,她那样的人材,怎么会喜欢我呢

。谁配当她的情郎呀。

? ? 小雅这才放下心来,望着大丑,柔声说:“如果她要喜欢你的话。你只管跟她好。不过,你得答应我,到什么时候你都不能甩了我。除非我自己不想跟你了。不过,这是不可能的。我早就认定你了

。”

? ? 这一番话,听得大丑热血沸腾。得到小雅的首肯,大丑兴高采烈。觉得自己的梦想还是可能成真的。

? ? 他亲亲小雅的嘴儿,夸道:“宝贝儿,你真好。我永远跟你在一起。”

? ? 两人都疲倦了。小雅很快睡着了,脸上带着甜蜜与幸福。大丑自然睡不着。他关上灯,在黑暗中枯坐着。想到春涵,自己很过意不去。自己在这里爽快,她却要一个人冷冷清清。太对不住她了,得

去看看她。

? ? 这么想着,他低声叫了几声小雅,见小雅沒什么反应,这才轻轻地挣开她的束缚,小心的下了床。穿上裤衩,像个贼般的出了门,转入春涵房中。

? ? 春涵的房中是黑的,但不是漆黑,隐约可见物。为了不吓到她,大丑低叫道:“大老婆,我来了”。见她沒什么动静,听得她唿吸平稳,料定她已熟睡。

? ? 大丑蹑手蹑脚,悄悄地上了床,正要去掀被子的一角,打算偷偷钻入,给她个惊喜。哪知道,突然被里踹出一脚。大丑猝不及防,身子射出去,“扑通”一声,重重的落在地上,屁股差点给摔开花

。疼得大丑大叫一声。

? ? 春涵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,冷冷的:“你这个陈世美,还有脸来见我?快给我磙。明天我就搬出去住,不打扰你的好事。”

? ? 大丑一听急了,说道:“春涵,你打我,骂我都可以。你別离开我。你走了,我会活不下去的。求你了,別走。”说着,也顾不上疼了,咬着牙爬上床来。

? ? 这回春涵沒踹他。一翻身,给他一个背。大丑脸皮厚得很,掀被进去了。搂住她的腰,紧贴玉体,用下身拱着她的美臀,嘴巴在她的耳边一遍遍地叫道:“大老婆,我爱你。你是我的全部,你是我

的生命。沒有了你,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。你打我吧,骂我吧,我像幼儿园孩子一样听话。”

? ? 也不知念了多少遍,春涵才转过身来。大丑高兴地抱住她,激动地在她脸上亲着。她的脸上有咸咸的液体,呀,这是她的眼泪。她流泪了。

? ? 当大丑发现春涵竟然流泪时,他感到自己的心碎了。他宁愿自己被人砍上千八百刀,也不想让她流泪。在他的印像里,这是她第二回流泪。为自己流泪,这是她第一次。

(待续)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我是菜鸟,请喜欢的朋友点“感谢”支持一下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上一篇:武侠小龙女续 下一篇:牝魔降世